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大多數人都曾是白天看九寨溝的,步入其境,會欣賞到那嵌入山水之間的多彩美景,尤其是那五彩石、孔雀藍、魔幻般的池畔,還有那春分和仲秋時節被風浸染的山林,葉片的色彩宛如畫筆,為那裡的山水塗上大自然生命的色彩並賦予九寨溝神奇天堂之美名…… 初秋早晨,當我步入九寨,把陽光與色彩收進眼簾之後,忽然產生另一種好奇的想法,決定要夜走九寨,撲向山水深處,用心去聆聽九寨的靈魂之聲。 九寨的夜很純淨,雖說只有半弦清月掛在山尖,但夜的濃度彷彿過濾了似的,黑靜中帶著絲絲透明的藍夢,在寨與寨之間、山與山叢中、湖與湖的彼岸飄浮著一種夜色情緒。此時,泉擊石盤的聲音愈來愈響,當你貼近礁盤,俯身側耳時,一種神奇的聲響穿過石盤發出的聲音,然後由噴發的水珠同時打在翠竹林裡,像散落的珍珠聲,形成了主聲音與次聲音合奏的共鳴,傳遞給夜空的是山的神聖,水的經典。“這是一出泉水,帶動的是多音的組合!”我閉著眼睛在感悟,“水是有生命的!” “聽說,金海湖是海拔最高的山脈之湖,山與水有洞洞相連的秘密?”我指著海拔3300多米的山峰,問旅遊局的老朋友甘巴。 “那裡是最原始的山洞,當年林場的工人曾進去過,誰也沒有走到頭。”甘巴擔心地說,“光靠我這手電筒是無法走進山洞的。” 我笑了,帶著一絲無所畏懼的神色:“山洞裡只要有泉,單憑聲音就會找到洞與洞之間的路。” “你真的要進洞?”甘巴急了,“就是白天進去都很困難。” “沒有探險,哪來的收穫!”我說,“要想寫出真正的九寨神奇,一定要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。” 走進山洞裡探幽,尋找的是泉的源頭之母。夜裡的山洞格外單純,泉的聲音在洞間迴旋著,既清脆又響亮,宛如在懸崖礁盤上滴下翡翠,顆顆沁人耳畔。我屏住呼吸,透過洞內水珠閃爍的點點星光,聆聽著來自泉水發出的響聲,用心在尋覓著那最天然的泉之聲。洞內的山盤與礁砂形成了九寨獨特的地貌,泉湧出石間,並融入沙棘沉澱之後,形成了地質的鈣化,水與水流出的是一種綠色的詩意。 驀然,在我的頭頂傳來一陣轟鳴的水流聲,像是一瀉千里的瀑布巨響震耳欲聾,我驚訝地仰頭望著,黑壓壓一片,什麼也看不見。“這水聲來自於海拔之顛,據說遠古的人發現這個洞後就沒出來。”甘巴說得很認真。 我憑著水聲的方向,鑽著一個個洞口,翻越著一個個起伏的山脈狹路,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腳是在沿著水系攀登,在洞的某一個磐凹處,總會有泛著泉眼的水流,靜謐之中能聽到泉的吟唱。“你聽,在這裡唱歌,有一種神奇的回聲,並且傳得非常遠。”甘巴說著,情不自禁地唱起了《神奇的九寨》。他唱的每一個音符都穿透了泉水與山石,彷彿把我們帶入了一個碩大無比的音箱裡,真實地感受到了大自然奇妙的魅力。一曲過後,我在洞的夾層中尋覓到了真正的水源頭。“快來看,我的左側是一道水線!”我大聲嚷道。 水線在夜色中閃現著一道道別緻的亮麗,而且能輝映著整個山洞,是從高原飛流直下的瀑布,唱著歌從遠古走來,聲音是如此的原始和年輕。 “這是洞中的小瀑布,真正的大瀑布還在高原深處。”甘巴說這話時,我已經明白了九寨水源的含義。我無需再去尋覓,已經用心觸摸到了水的神經,泉的甘甜。 當我走出九寨山洞時,站在一處最原始的崖石邊眺望,眼前的九寨已經沉浸在一片茫茫的夜霧之中,東方的晨曦彷彿穿透霧紗,射出了絢麗斑斕的霞光。此時,我被迎面飄舞的晨霧繚繞,在夜與晨的交織中,再一次聽到了那散發著馨香的泉水聲……